七點乾貨解讀金融穩定報告 風險不能只看傳統指標

財經     2017-10-08

(原標題:七點乾貨解讀金融穩定報告)

本文作者譚翊飛,原標題《七點乾貨解讀金融穩定報告》,授權華爾街見聞轉載。

央行發布了2017年的金融穩定報告,長達162頁。我估計很少有人詳細看完,我對照閱讀了,下面逐一上乾貨:

1,2016年是小周期轉折之年這類報告,開篇第一段都高度濃縮,提綱挈領,因此要字斟句酌來分析。從比較可以看出,2016年的形勢和2015年發生了很大變化。

2015年在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低迷,經濟萎靡不振。於是貨幣政策大放鬆,五次雙降,所以去年的報告評價說,「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繼續增強」,但是今年的報告這句話沒有了。

2016年,油價最低到了20多美金一桶,然後開始觸底反彈,直到50多美金,翻一番。在這個背景下,中國又在搞供給側改革,鋼鐵煤炭價格不斷上漲,這導致中國的PPI、工業企業利潤等也明顯反彈,也就是報告里說的經濟在下行過程中出現了「緩中趨穩、穩中向好」。

於是在去年8、9月份開始,央行就變換政策,抬高貨幣市場的利率。當時市場解讀叫「鎖短放長」,減少短期資金投放,重啟14天和28天逆回購。雖然到現在也沒有加息,但是市場利率已今非昔比,明顯抬升,實體經濟成本也明顯上升。

七點乾貨解讀金融穩定報告 風險不能只看傳統指標

2016年是小周期切換之年,因此從金融穩定報告的第一段就可以看出諸多不同的表述,無論是對國際經濟,還是國內經濟金融形勢,2016年的形勢明顯比2015年好。

金融穩不穩,首先要看金融所依賴的實體經濟處於什麼節點、什麼周期。宏觀經濟形勢糟糕,金融的風險會加大。但是宏觀經濟穩,也不代表金融就沒有風險。這是分析金融穩定報告的基礎。

2,居民槓桿率飆升2016年影響金融穩定最重要的事就是居民槓桿率大幅攀升,也就是房貸惹的禍。小川在年初G20會議上說居民部門的槓桿率還不高,這下好了,一年就沖高了。房價火箭般速度上升,直到9月底才開始意識到問題嚴重性。

去年,居民中長期貸款占新增人民幣貸款102%,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度。

這是去年製造的最大的泡沫,以及最大的金融風險。這是去年金融穩定領域最需要反思的問題,但是報告對這個問題反思不足,只是在第38頁「銀行業」部分有一句:新增信貸資源過於集中投放於房地產領域。

3,銀行業風險不能只看傳統指標銀行業總體當然是穩定的,沒有問題,各方面指標都不錯。這個時候,只看傳統的指標(如不良率、資本充足率等)意義不大,因為都不會太差(即使這個指標已經越來越不好)。

關鍵問題是中小銀行,尤其是小銀行的投資科目。再直接一點就是同業業務比重高、資產負債期限錯配嚴重的中小銀行,這些不僅要關注資產負債問題、不良率問題,更要關注其流動性的風險。

在「銀行業」部分,同樣沒有對這個問題進行深入分析,只是點了一句:商業銀行表外業務管理 仍然較為薄弱,表內外風險可能出現交叉傳染。

金融穩定報告最需要反思的是為什麼同業業務膨脹?到底是什麼原因?央行是否反思過?大銀行很便利獲得資金,小銀行靠大銀行獲得資金,這樣的模式不變,僅僅打壓同業業務是很難的。這同樣是去年金融穩定領域最需要反思的問題。

4,該管的要管好,不該管的應放開。保險業整體上當然沒什麼問題。但是從前年寶萬之爭開始,到去年下半年股市的「險資舉牌潮」,保險業這幾年可是從不受關注的角落走到了前台。

此後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關注。對於正常的市場舉牌,我認為應當給予給寬鬆的環境,而不是動輒批評人家是妖精。

但是從財新對安邦的報道可以看出,保險業的監管存在多大的漏洞,那麼多體內資金滾到體外循環持股控制,這還得了?!再看看萬能險瘋狂發展的這幾年,保險成了理財機構,還怎麼控制風險,再加上期限錯配各種問題,風險就在眼前。

現在,因為一些原因,有些保險公司的收入急劇下降,會不會引發流動性風險呢,希望不會。這同樣是去年金融穩定報告要反思的問題,不該管的不要管那麼多,該管的可一定要管好。

金融穩定報告中「保險業」部分還不錯,用了一個專題(專題8)來分析「防範資金運用風險」的問題:「近年來,保險公司另類投資和權益類投資等高風險資產投資力度加 大,雖利於提升當前資金運用收益率,但也增加了投資風險。還有少數 保險公司在資金運用中暴露出一些問題,需要高度關注。」

在「保險業」章節中,有多處提及保險業的問題,如「嚴查虛假注資、虛假增資等行為」。保險會的頭都抓了,怎能不深入反思呢。

5,沒有交易就沒有傷害。在股災之後,基本國有控盤了,沒什麼好說的,國家隊可以自己玩。因此市場活躍度大幅降低。打擊各種混亂的併購重組、定增、設立資管業務「八條底線」確實非常必要,市場太亂了,不是一天兩天。

但是除了行政打擊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嗎?能否在基礎性改革上做些工作,讓市場自己凈化。要相信市場、尊重市場、敬畏市場、順應市場。

監管要加強,這沒錯。但改革真不能停。沒有交易自然沒有什麼傷害,千股橫盤,風險暫時倒是沒什麼。

不過,相比2015年的大牛市,2016年券商的經紀業務可以說是一篇慘澹,就靠資管業務了,資管也整頓了,未來靠什麼。

6,商品期貨不牛都不行。去年唯一的一個牛市了,因為前年底有供給側改革,再加上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也處於反彈周期,兩者匯流,不牛都不行。

7,再看看去年的金融改革:1)MPA考核開始做起來,同業負債納入廣義信貸指標影響較大,但到現在到底納入沒納入還是不知道,銀行也沒出現公開哭爹喊娘的。

2)資本項開放少步快走,無論是證券市場內地和香港聯通,還是債市擴大開放。在人民幣貶值的環境下,還在力推這個改革,著實不容易。但同時,為了抑制貶值,在按理收緊資本管制也不少,主要是對銀行要求結匯不增等等。這些舉措好的當然會寫到穩定報告,不好的也要寫啊。

3)央行和財政部開始更緊密合作了,未來這方面還肯定還會加速,報告說「加大短期國債發行頻率,在公布關鍵期限和短端國債收益率曲線的基礎上進一步健全國債收益率曲線長端,人民銀行和財政部首次發布30年期國債收益率。」

君不見,這個報告的顧問有五人,一行三會各一位副職,但排在第一位的是財政部的副部長。呵呵。

七點乾貨解讀金融穩定報告 風險不能只看傳統指標 本文來源:華爾街見聞 責任編輯:席文超_NF5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