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姚回應樂視體育搬遷是否受影響:仍按原計劃進行

財經     2017-10-07

(原標題:風波不斷 樂視體育總部搬遷餘姚會不會受影響?回應:按原計劃進行)

餘姚回應樂視體育搬遷是否受影響:仍按原計劃進行

既想做喬布希,又想做馬斯克的賈躍亭,這一跤摔得有點重。

從涉足手機到高調造車,再到裁員風波和這幾天的財產凍結事件,賈躍亭一手打造的樂視系,近期風波不斷。

而就在一個多月前,樂視系中的樂視體育,與寧波餘姚達成了重磅合作,樂視體育總部將搬遷至餘姚,並將在餘姚建設樂視體育小鎮。如今樂視系兵荒馬亂的局面下,這個搬家計劃還能如期進行嗎?

賈躍亭99%的股份被凍結,樂視總部遭債主堵門

本以為有「中國好同學」強力後援的賈躍亭,可以走出資金困境,沒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來自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的文件曝光後,樂視的危機進一步加劇。

這份文件顯示,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於2017年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7億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並以自身財產提供了信用擔保。

除此之外,6月29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還凍結了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及紅利。工商資料顯示,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出資額為8000萬元,占股40%。該股權與紅利的凍結期為3年。

7月4日晚間,樂視網發布公告,稱收到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賈躍亭先生通知,賈躍亭及其控制的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樂視網的部分股份已經有99.06%被凍結。

而以樂視網停牌前的收盤價30.68元/股計算,賈躍亭及樂視控股被凍結的這批股份價值159.27億元。樂視對賈躍亭的資產凍結和股份凍結,給出的解釋是因為一筆樂視手機業務融資貸款。

財產凍結風波一出,北京朝陽區的樂視總部門口,也被債主們占領,門口躺滿了聞風前來討債的供應商。

7月6日,賈躍亭發布聲明,對樂視近期遭遇的危機作出回應,他表示,「樂視至今日之巨大挑戰,我會承擔全部的責任,會對樂視的員工、用戶、客戶和投資者盡責到底。」

賈躍亭在聲明中指出,「我仍舊是樂視控股的執行董事和最大股東,辭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職務,就是為了全力以赴實現FF 91最快量產上市。樂視依然會把最好的產品奉獻給大家,而樂視汽車更會按照既定的戰略展開。」

賈躍亭承諾,會把金融機構、供應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還上。

餘姚回應樂視體育搬遷是否受影響:仍按原計劃進行

樂視體育搬遷餘姚是否受影響?餘姚方面回應:仍按原計劃進行

樂視系在浙江的產業中,除了德清智慧汽車小鎮,還有一個前不久剛剛簽約的大項目。

在今年6月3日,餘姚舉行的首屆世界姚商大會上,共計有24個項目簽約,其中樂視體育小鎮及樂視體育總部搬遷項目也在現場簽約的名單中。

而在此之前的5月26日下午,樂視體育就在北京召開了發布會,官方宣布了其B+輪融資進展,透露了樂視體育總部搬遷餘姚的計劃。

根據這次發布會上的消息,樂視體育部分新老股東以及中意寧波生態園下屬基金確認參與B+輪,投後估值達到240億元。根據融資協議,中意寧波生態園下屬基金將參與樂視體育B+輪增資。其中,用於樂視體育小鎮項目的優質綜合建設用地,是該筆增資的主要資產。

對於此次合作,中意寧波生態園綜合服務局局長勵成亮曾在回應媒體時表示,「我們目前達成的是一個合作框架,正式合作協議還需要細化,估計1-2個月內會出來具體合作方案。」 他表示,寧波生態園引入樂視體育,是看中該公司已有的體育資源,希望能夠將樂視體育計劃建設的體育小鎮項目,與目前生態園已有的新能源汽車等項目相結合,形成產業協同。

他表示,樂視體育總部最快今年就將搬遷,「餘姚城東的一個辦公大樓裡面,我們已經給它準備了它總部所需要的這個運營場所,一個樓層,面積的話2000(平米)不到、1000多一點。」

在目前的局面下,樂視體育的總部搬遷計劃是否會有變數?

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聯繫樂視體育的一個公開電話時,對方表示,該機是公司前台,不了解具體情況,也無法提供公司相關負責人員的電話。

隨後,記者又聯繫了餘姚方面,餘姚市經濟開發區相關負責人表示,雖然這兩天樂視風波不斷,但樂視體育影響不大,總部遷移項目仍按原計劃進行。

同樣遭遇討債風波,樂視體育恐難獨善其身

在整個樂視系中,僅從融資端看,樂視體育應該是資金較為充足的板塊。而且,樂視體育的背後,可謂是大佬雲集。

2014年3月底,樂視體育從樂視網獨立成子公司進行運營。2015年5月13日,樂視體育宣布完成8億人民幣的A輪和A+輪融資,估值為28億元。當時公布的投資方包括萬達投資、雲鋒基金領投(馬雲等發起成立)、東方匯富和普思投資等7家機構與個人跟投。

去年4月,樂視體育宣布獲80億元B輪融資,由海航領投,中澤文化聯合領投,20多家機構和孫紅雷、劉濤、陳坤等10餘位個人投資者跟投,公司估值達到215億元。

不過,樂視風波中,樂視體育並非獨善其身。去年下半年開始,樂視體育受整個樂視系統資金短缺危機牽連的影響開始顯現,這也使得過去大半年中,關於樂視體育的重要賽事版權丟失和核心人才流失的新聞沒有停過。

今年7月1日,體奧動力在其社交網絡上發文公告稱,由於樂視體育的逾期未付清版權費,自當日起正式終止向樂視體育提供包括中國之隊、足協杯、超級盃、日本J聯賽、德甲聯賽等多項賽事的比賽信號。

7月6日,又有媒體報道稱,2016年11月初,北京普思投資公司、上海雲峰股權投資中心已將各自持有的出資額為1353萬元、913萬元的樂視體育股權,分別轉讓給濟南魯信文化體育產業投資中心、上海渤楚資管公司、自然人陳文等受讓方。轉讓完成後,普思投資和雲峰投資對樂視體育的持股占比下降為4%和3%,兩家公司背後分別為王思聰和馬雲。

餘姚回應樂視體育搬遷是否受影響:仍按原計劃進行 本文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責任編輯:任萬順_NF5229